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诗歌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回 决斗的提议沧狼行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055人围观
简介 柳生雄霸厉声道:“李沧行,你想干什么?把这事告诉沐姑娘,你是要逼她自杀吗?她如果知道那天晚上的人不是你,而是我,你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李沧行咬了咬牙,沉声道:“不会的,我了解我的小师妹,她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回 决斗的提议沧狼行最新章节

柳生雄霸厉声道:“李沧行,你想干什么?把这事告诉沐姑娘,你是要逼她自杀吗?她如果知道那天晚上的人不是你,而是我,你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李沧行咬了咬牙,沉声道:“不会的,我了解我的小师妹,她外表柔弱,但内心却是极为坚强,知道了那事后,她会伤心,难过,但绝对不会因此而自暴自弃,也不会移情别恋,这个时候的她,需要的是我的关怀和呵护,而不是我那样残忍地把她抛弃。 柳生,虽然你做这事,情有可原,我也可以原谅你那次的事情,但是我绝对不会让你有第二次的机会,更不会拱手把小师妹就这样让给你!”柳生雄霸咬牙切齿地说道:“李沧行,你真自私,为了自己的面子,就这样不肯放手,甚至沐姑娘的死活你都不放在心上,你敢说你是爱她?”李沧行平静地长舒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道:“爱恨之间,是非对错,是没有道理可言的,现在我知道了所有的事情,除了深悔和自责之外,对小师妹的怜爱却是更上一层楼了,我一点也不会嫌弃她,只会更爱她。 愿意用我的整个后半生来为此赎罪。 ”“柳生,你说我自私,是因为在你眼里,女人就是男人的附属,是男人的玩物。 你的潜意识里,只要我主动地把小师妹送给你,她就是你的。

可是你想过小师妹的感受吗?她心里明明只有我,却要因为一时的误会,去嫁给一个自己根本不爱的男人,你觉得她会幸福吗?”柳生雄霸沉声喝道:“会的,她会幸福,我会尽我的一切去爱她,保护她,我会再也不离开她半步,我也不要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只要跟她在一起就行。 李沧行。

你现在要造反,就是成功了也是皇帝,你身上有太多的大事,有太多的仇恨。

有太多的责任,你连与沐兰湘一直在一起都做不到,你有什么资格敢说你比我更爱她?”李沧行叹了口气,看着柳生雄霸的双眼中,居然透出了一丝怜悯:“柳生。

其实是你应该搞清楚,你爱的究竟是谁。

你爱的是雪子,而不是我的小师妹。 只因为她们长得极象,只因为我的小师妹肯为我付出一切,就象雪子肯为你付出生命一样,所以你就想在我小师妹身上找到你亡妻的感觉,给你一个机会能弥补当年因为痴迷武学而害死妻子,甚至没有来得及爱她的错误,对不对?!”柳生雄霸的脸胀得通红,捂住耳朵。

大声叫道:“别说了,不要再说了,不是的,不是你说的这样的!”李沧行轻轻地摇了摇头:“两个根本不爱的人在一起,你觉得会幸福吗?就算我拒绝了小师妹,她也根本不可能爱上你,你想从小师妹身上找到雪子的感觉,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你成天对着一个仍然对我朝思暮想,念念不忘的小师妹。 就是你想要的爱情和幸福吗?”柳生雄霸咬牙切齿地说道:“不会的,不会的,我有办法能让她忘了你,她也一定会忘了你这个负心之人的!”李沧行正色道:“你就算用谎言和欺骗得来的爱情。

又有几分是真的?我不会强行霸占小师妹的爱情,但也不会帮着你撒谎,如果你对自己这么有信心,那就等我把一切的事情告诉小师妹,然后让她来选择跟谁吧。 ”柳生雄霸的双眼圆睁,一脸的虬髯几乎根根倒立:“不。

你不能这样做,你这样会害死沐姑娘的,她如果,她如果知道是我那天和她在一起,她是宁可死也不会跟我一起走的!李沧行,你不能这样对我!”李沧行咬了咬牙:“你看,你连让小师妹真实地面对真相,让她自己选择都不敢,还谈什么尊重她,爱她?难道你的爱,就是建立在欺骗和谎言之上吗?”柳生雄霸的双拳紧握,骨节给捏得噼哩啪啦地作响,紧紧地咬着嘴唇:“李沧行,你要明白,有的时候,爱就是要有一些善意的谎言,有些事情,永远不知道比知道的好。

你非要把残酷的真相给揭露出来,就不考虑沐姑娘的承受能力吗?她是一个女人,是一个柔弱的女人,哪经得起你这样伤!”李沧行摇了摇头,神色坚毅:“小师妹是女人,但她绝对不柔弱,你低估了我师妹的承受能力,你以为她是傻子吗?当她那样在大庭广众面前质问我这孩子是谁的,而我宁可撒谎也没有说出那天的事情,你以为她就没有察觉吗?她会这样一辈子心中有疑虑,而不去追求这个真相吗?就算她一时因为跟彩凤置气而忘了马上问清楚,事后也一定会想到这一层的。 你以为可以瞒她一辈子?”柳生雄霸的双眼血红,沉声道:“所以我要你亲自跟沐兰湘说,说你不爱她,要和她分手,她对你死心了,绝望了,我自然会找机会带她回东洋,只要她一辈子不见你,天天与我朝夕相对,迟早会慢慢地变心爱上我,就象当年对你一样,你敢说她对徐林宗全无感觉吗?如果是这样,你现在这么担心徐林宗,这么怕徐林宗接近沐兰湘做什么?”李沧行冷笑道:“那不过是一个男人再正常不过的反应罢了,即使我知道小师妹不可能跟徐林宗有什么,也不希望她跟徐林宗有什么瓜葛。 可是我对小师妹却是绝对的信任,即使知道她怀了身孕,我也不相信她是主动地,在清醒的状态下跟徐林宗在一起,如果是这样,她跟徐林宗以夫妻之名近二十年,又怎么可能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柳生,所以说你根本不懂我师妹,甚至你根本不懂女人,你绝对不可能给她幸福的!”柳生雄霸的眉头紧皱,咬牙切齿地说道:“沧行,说了这么多,你就是不愿意放手,不愿意离开沐兰湘,对不对?那好,我也告诉你,现在我迷上她了,在我眼里,她就是雪子转生,你既然背叛了她在先,就别怪我出手抢她的心。

你若是男人,咱们决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