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诗歌

鬼故事:逝者赠送的玉佩

本站2019-07-10114人围观
简介 金融危机就这样来了,让刘晓枫着急的是,他原本以为只是那些大产业会受到影响,没想到自己刚开不久的小小咖啡店也未能幸免,眼见的上门的顾客越来越少,水电、房租的欠单越来越厚,刘晓枫急得像是热锅上

鬼故事:逝者赠送的玉佩

  金融危机就这样来了,让刘晓枫着急的是,他原本以为只是那些大产业会受到影响,没想到自己刚开不久的小小咖啡店也未能幸免,眼见的上门的顾客越来越少,水电、房租的欠单越来越厚,刘晓枫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也算是天无绝人之路。 正当刘晓枫一筹莫展之时,接到了大学同窗钱臻邀他去省城另求发展的电话。

刘晓枫知道钱臻的父亲在省城有家颇具规模的公司,此番有意拉他一把,是因其妹妹钱萍对他的一见钟情,至今仍涛声依旧。     俗话说:平贱夫妻百事衰。

枫叶咖啡屋门可罗雀的生意与妻子叶月的长吁短叹,让刘晓枫实难抗拒东山再起的诱惑。

一周后,他咬咬牙采纳了钱臻的提议。 但面对任劳任怨的妻子,自觉理亏的刘晓枫实在开不了口,只得将悄悄写好的离婚协议书,放置在了显眼的地方。

    刘晓枫无颜与妻子相对,漫无目的地在大街小巷徘徊。 “先生,不进来看看玉吗……”遁声望去,才知已来到了城东的邢记玉器古玩斋。 其实,给妻子买块玉佩,是刘晓枫几年前就承诺过的,只是叶月觉得白手创业不易,劝他等手头宽裕了再说。 谁知一场金融危机把所有的希望与承诺击得粉碎……刘晓枫猛然决定,今天就把玉佩买回家。

    店老板笑吟吟将刘晓枫迎进店堂,示意他任意挑选。 刘晓枫上下左右浏览了个遍,兴冲冲将一块玉如意捧到了柜台上。 店老板伸出缺了一节小指的左手接过玉如意,娴熟地报出了售价。 “……什么,一万二!我……”刘晓枫摸遍衣兜也凑不足300元钞票。     刘晓枫尴尬之极,连连致歉。 幸好店老板是个宽厚的老者不仅没恼,还善解人意地指指柜台旁的一只旧木箱,提议他买块仿制品也不错。 刘晓枫推开箱盖一看,形形色色的仿真玉器琳琅满目,几可乱真。

再看一旁的标价更是欣喜不已。

    “……哦,50——90元!那这块也是这个价位吗?我要了……”刘晓枫蹲下身随意拨弄了几下,一枚月牙形玉佩滑到了手边,拣起一看禁不住砰然心动。

说真的,这块玉佩无论是雕刻还是色泽,都十分精致漂亮。 更主要的是刘晓枫晓得兜里的钞票,付了这块仿真玉佩的“身价”,再去买张去省城的车票还绰绰有余。     “……好漂亮的玉佩!刚买的?……你、你那来这么多钱?!……”刘晓枫急匆匆赶回家,把玉佩捧到了妻子面前。 虽然明知道是赝品可他不想说破,这倒并非存心蒙骗、戏弄,他只是想临走前给叶月留下些许安慰或念想。

谁知叶月认定这枚月牙形玉佩价值不菲,认定刘晓枫瞒着她存着私房钱,也就是说怀疑他此番去省城另求出路,不是情境所迫而是早有预谋。

    从妻子的语气中,刘晓枫判断其已看到了离婚协议书,忙不迭洗刷自己截留资金的嫌疑。 “什么?90元钞票买来的?不,你说谎,这枚玉佩不会是赝品……”也算是应了假作真时真也假的老话,任凭刘晓枫咋样辩解,叶月就是不信。     刘晓枫晓得邢记玉器古玩斋,在小县城颇有名气,难怪妻子不相信这种老店会同时出售仿制品。 说实话,刘晓枫不敢与妻子当面“推牌”,只是希望这段姻缘能好结好散,没想到一块玉佩让叶月借题发挥,怒目相视。 不知是为了扼止一触即发的“战火”,还是想弄清真假曲直,刘晓枫抓过玉佩冲出门去。     半小时钟后,刘晓枫再次来到了邢记玉器古玩斋。

闻知刘晓枫退货的要求,老板丝毫没有责难,只是对其因怀疑玉佩不是仿制品才要退回的理由,很是诧异。 见老板接过玉佩随手丢进了柜台的抽屉,根本不象值钱的样子,可又没再归入旧木箱,刘晓枫不知其意,欲探真假,见老板若有所思,神色凝重,那里还敢再问。     刘晓枫悻悻而归,到家才发现手机撂在了邢记玉器古玩宅的柜台上了。 眼见得几番折腾已是子夜时分,只得作罢。     次日,刘晓枫急匆匆赶到了刑记玉器古玩斋。

接待他的是个40多岁的女子。

得知来意,爽快地从抽屉里摸出手机递了过去。

刘晓枫连连道谢,并请其代向为他收藏手机的老板致歉。     女子名叫邢杏正是邢记的老板,手机明明是她在卷闸门边捡到的,这会失主却说是昨晚在店里买玉佩时落下,十分诧异。 邢杏猛然想起,捡拾手机时曾吆喝过几声,难道眼前的失主是冒领之徒?邢杏不屑地瞪了刘晓枫一眼,毅然出手夺回了手机。     刘晓枫猝不及防,据理力争。

“什么?你、你说在这里买了块月牙形玉佩?卖玉给你的是、是个老先生……”闻知,刘晓枫昨晚真的来过店里,邢杏神色激变。 尤其,听刘晓枫清晰地说出了卖玉者左手缺了一节小指的特征,以及对玉佩的描述,女老板如遭雷击,满目惊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