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诗歌

擎国第二百二十一节、社会扁平化

本站2019-07-10175人围观
简介 第二百二十一节、社会扁平化吴远他们这才明白,原来姜田不是怀疑冀王要屯兵造反,而是将其解读成了替老部下博取军功,俩人在心里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只要不牵扯进皇家的内部矛盾就好,想想也对,冀王怎么会

擎国第二百二十一节、社会扁平化

第二百二十一节、社会扁平化吴远他们这才明白,原来姜田不是怀疑冀王要屯兵造反,而是将其解读成了替老部下博取军功,俩人在心里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只要不牵扯进皇家的内部矛盾就好,想想也对,冀王怎么会当着自己的面说这么敏感的事情。 他俩刚一放松,却又听姜田继续说到:“其实陛下早就料到会有人眼馋军功,谁要是打这个主意,可就打错了算盘!”这俩人一听又是一个激灵,怎么今天刺激神经的事就这么多,看来这军改的水比政改的还深,饶是这俩人见多识广,此刻后背也是直冒冷汗。

姜田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的表情,看了看时辰说:“这一天都陪着冀王视察了,一点正事都没做,你们就流下来吃个晚饭吧。 ”刘宝铠连忙拒绝:“我回家还没去看望奶奶呢,今天就不打扰先生了,省得老太太念叨。 ”吴远一听也赶紧顺坡下驴:“家母也叮嘱我说,一定要替她拜望一下老太君,我也和你同去。 ”眼看着这俩人都走了,姜田只觉得好笑,心想这就吓到了?还以为这俩人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这个世界上要论对纯火器部队的了解,金銮殿上的张韬是第一,第二名不是哪个军队的将领,而是负责军工生产的姜田。 一支军队的装备越是先进,就越是依赖后勤保障,没有弹药的新军,连普通的步兵都不如,那些万里挑一的新军将领们,会不知道这个道理?什么封狼居胥啊!北边已经没有太重要的敌人让他们打了,最多在夏天来次武装大游行。

可是那些在背后耍心眼的恐怕就要有麻烦了,就算他张乾真的要囤积军火、拉拢旧部、意图谋反,可新军与旧军队的最大不同就是兵不为将私有,到时候看你能翻起多大的浪花。 无论是姜田还是吴远,他们谁都没有想到,沙场征战了这么多年的张乾,岂能是个政治白痴?他一回京就跑到皇宫里向亲哥哥告了一状,做出一副神情激愤的样子,控诉姜田不仅贪图钱财,还不懂装懂的乱送物资,摆足了一个不懂装懂瞎指挥的王爷做派。

听得张韬是哭笑不得,只能夸奖了自己弟弟两句,算是知道了此事。

至于用宝贵的无烟火药做笔杆这件事,张韬其实也有些肉疼,可一想到现有的产能,也无法对战争起到太大的作用。 只能先由着姜田去折腾了,毕竟民用品换来的钱,最后还是要反哺军工生产。 东西生产出来了,一定要卖的出去才能换来钱,而蘸水笔和传统的毛笔使用起来完全的不同,怎么能让社会接受新的产品呢?除了外贸之外,姜田选择的突破口就是在新式教育中引入新的书写习惯,这是一个十分巨大的市场,所以才被张乾惦记着,只是普及的时间会很长,另一个办法就是迎合市场,做一些大众能马上接受的产品。

介于传统毛笔与蘸水笔之间的产品姜田也生产出来了,得益于后世文具产业的高度发达,不用冥思苦想就试制了一款钢笔式的毛笔,此笔最大的特色就是采用了储墨系统。

众所周知和后世的钢笔一样,塑料和橡胶是大规模生产的前提条件。 塑料还好说,实在不行还可以用木材和黄铜代替部分塑料件,但是橡胶是真的没有替代品。 做为穿越皇帝,张韬早就开始布局橡胶的移植,可因为时间的关系,加上最适合种植橡胶的领土在开发程度不高的海南,光是成规模的种植都需要很长的时间,目前是指望不上了。

所以姜田的笔是没有墨囊的,为了保证储墨,他采用了后世玩彩墨的人经常用的一种方法——笔杆储墨!好在赛璐珞的可塑性很不错,辅以油脂密封之后达到了实用要求,可是他又发现了一个令人很尴尬的现实,这种设计加墨麻烦不说,现阶段造价还高的离谱,用料繁多的后果就是制造同样困难。

可以说除了少数有钱人会买来玩玩之外,根本不具有普及的价值,反倒是搭配传统毛笔和蘸水笔的玻璃墨水瓶,才是当前使用环境中的万金油。

这就是姜田只展示了蘸水笔的原因,超出时代太多不利于普及的东西,只能是少数人的奢侈品,少量生产赚点傻子的钱就行了,比如他给张韬造了一支笔杆错金描龙的钢笔,因为加工水平的原因,字迹粗细在一毫米左右,放在后世只能算是特殊用途的艺术笔头,可就这都让皇帝陛下高兴的不行。

安排好工厂现有的生产计划之后,订购的教具和教材也有了着落,姜田终于能将培养人才的计划付诸实施了,于是原先的官学门前告示牌上,张贴出了最新的布告。

许多原本就关心考试消息的人,第一时间就将官学开设两个考前辅导班的消息散播了出去,这两个班一个是为童生们准备的乡试考前突击班,另一个则是为秀才们准备的国考考前强化班。

布告上关于这两个培训班的名字虽然没有这么搞笑,但基本的意思大家还是明白的,并且原本在农历八月的秋闱之后再过一个月就进行国考,时间比较紧迫,这就意味着刚刚考中的秀才们有可能无法参加国考。

不过学生中对此倒是不以为意,他们很多人并不在乎所谓的公务员考试,因为他们觉得如果寒窗苦读这么多年,最后却跑到衙门里当个小吏,那还不如死了的好。 姜田对这个想法是很清楚的,培训班也许会来很多人,但考试时很有可能会冷场,他对此倒不是很担心,这些人无非是还惦记着上京参加会试,想着一朝金榜题名能直接做官。 于是衙门口有贴出了一张告示,这回不是别的内容,而是公示出了明年开始执行的公务员待遇及升迁标准。 这张告示一出,可就让许多寒门学子心中长了草,不为别的,就冲着每年递增的工龄工资和各种福利补贴,就已经够让人眼红的了,更别提搞事的最后还补充了一句,新官职可异地升迁。 也就是说,在这里通过新体系爬上来的官员,是国家承认的正式编制,将来可以到别的地方当官!这其实和现有的科举体系中,举人通过补缺当个佐贰官熬资历往上升是一样的,只是谁也没想到在改革还没有定论的时候,姜田就敢把这话说出来。 一时间各种走访串联在私底下好不热闹,无论是秀才还是举人,都在谈论这件事的可能性,如果当真如此,那就说明朝廷里对姜田改革的支持不可谓不大,如果是假的,吏部不认这样升上来的官员,那一辈子就只能待在本地做个小吏了。

其实北京城里也为这事炒成了一锅粥,很多人弹劾姜田假传圣旨,把还没影的事编造出来给自己造势,有人骂那就自然有人维护,发现了自家孩子进入体制内的可能性,改革派与贵族达成一致力挺姜田。 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