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诗歌

[一纸荒年婚书薄姚米可宣黎 姚米可宣黎小说大结局

本站2019-07-1390人围观
简介 精彩章节试读:这几天,姚米可很不开心。 虽然那天的事情宣黎已经向她解释清楚,是姚米娜过来向他借吹风但是他没有同意。 但是姚米可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却一直挥之不去。 无论如何,姚

[一纸荒年婚书薄姚米可宣黎 姚米可宣黎小说大结局

精彩章节试读:这几天,姚米可很不开心。 虽然那天的事情宣黎已经向她解释清楚,是姚米娜过来向他借吹风但是他没有同意。 但是姚米可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却一直挥之不去。

无论如何,姚米娜想勾引宣黎,都是不争的事实。

而且也不知道姚米娜和姚父母达成了什么共识,现在每当宣黎在场,他们就会向他夸赞姚米娜的诸多优点,自吹自擂的说法让姚米可在一旁听着又想笑又着急。

有好几次姚米可都想请他们搬出去,但是碍于面子始终说不出口。

而姚家三口也像没事人似的继续住着,一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 这天,姚母叫住了姚米可,说有事要跟她谈谈。 姚米可虽然有事要忙,但还是放下手头工作跟着去了姚母的卧室。

“米可啊,”姚母难得温和地叫她,“有件事情要跟你说。 ”姚米可心里掠过一丝不好的预感,“您说。

”“你弟弟给我打电话,说过几天要从新加坡回来了。 还带了一个十分漂亮的女朋友要来见我们。

”说到自己的儿子,姚母眼里不自觉地透出骄傲的神色。 这些年姚米可拿回家的钱,除了他们自己吃喝玩乐,剩下的大部分都给了姚家唯一的儿子,姚毅。

最后终于不负他们所望,培育出了一个留学生儿子。

每次讲到这个儿子,街坊邻居就会露出羡慕的神色,姚母觉得自己的摇杆都要硬朗几分。

她观察了一下姚米可的神色,见她没什么变化,才继续说,“小毅想带着女朋友回家,我寻思着,我们的那个房子太过于破旧,怕女方看不上。

”姚米可脑海里警铃大作,“然后呢?”姚母终于说出自己的目的,“要不然直接让小毅把女朋友带到这里来吧?”姚米可像是被一道惊雷劈过,登时愣在了原地。

这怎么可能!这房子算是她和宣黎的新房,她带着一家人住在这里这么久本就不太合理,现在竟然还要让姚毅带着一个女的过来?宣黎不喜欢热闹她是知道的,他已经为她忍了这么久,现在她还要一再触碰他的底线,姚米可很怕宣黎会烦了她。

“那,那个。

”姚米可结结巴巴地想说服姚母,“小毅的女朋友真的喜欢他的话,是不会介意这些问题的吧。

再说,如果这次让他过来,以后结了婚不就露馅了么?”“怕什么。 ”姚母浑不在意地开口,“我们一直住在这里不就行了。 到时候,你让宣黎在自己的公司给小毅找份工作,等小毅当上你们的总经理,不就能自己买房了嘛!”越说越兴奋,姚母觉得自己的这个方法可行,激动地一拍大腿,“我们小毅可是留学生,一般的公司求都求不来的,他的办事能力那是没得说。

要不是给你点面子,我才不会让小毅替你们工作呢!”姚母的鼻孔几乎仰到天上去,姚米可对她的一套理论觉得简直匪夷所思。

现在留学生遍地,找不到工作的占多数。 像姚毅这种只会念书,别的一概不管的,说不定还真没人要。

而且,照姚母刚刚那个意思,是要在这里一直住下去?要让姚毅在这里结婚?姚米可艰难的笑笑,虽然说拒绝的话对她来说难以启齿,但是已经到了不得不说的地步了,“妈,你们这么一直住下去,可能不太好……”“什么?”姚母怪叫一声,“我养你那么多年,不过在你这里住上一两个月,你就嫌弃我了?”姚米可急忙摇头,“我不是那个意思。 ”姚母盛气凌人地看着她,“那你是什么鬼意思?”姚米可深吸一口气,“如果妈嫌以前住的房子太旧,我可以先花点钱给你们租一间新的大房子,然后再慢慢存钱给你们买一套。

宣黎他这个人不太喜欢和生人接触,而且,毕竟我们是新婚……”说到后来声音已是细如蚊呐。 “我们是生人?你吃我家饭的时候怎么不想着我们是生人呢!”姚母眼睛一鼓,又要发作。

这时候门从外面打开了,一个身影走了进来,是姚米娜。

“啧啧,有些人表面上顾家,实际上还藏着私房钱呢。

前几天还说给我买不起包包,今天连给我们一大家子租房的钱都有了。 为了把我们赶出去,你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妈是哦?”姚米娜说话的声音怪腔怪调的,还看向姚母。

果不其然得到了母亲赞许的眼光。 笑话,让她搬出去,没有和宣黎单独相处的机会,还怎么把姚米可挤下来,坐上宣夫人的位置?她一直坚信,宣黎现在不喜欢她是因为和她接触的时间太少,还有姚米可多方面的阻拦。

姚母在一边帮着腔,她露出一个十分嫌弃的表情,“对啊。 再说,新婚怎么了?这么急着把我们赶出去,难道是怕我们听到你们夜里干一些不要脸的事情?”姚母这是指……那种事情?姚米可瞪大了眼睛,颤抖着嘴唇看着养育了自己多年的人。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养母居然能够说出这么厚颜**的话来。

她本就面薄,这时候更加不知道如何接话,“你”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你这么讨厌我的话,当初为什么要收养我?”姚米可红着眼眶,几乎立刻就要哭出来。

姚母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似的,眼角眉梢里都是不屑,“要不是当初那个福利院院长告诉我们,收养着你,好好对你,以后我们会得到好处的,你以为谁愿意养你这个拖油瓶?”姚米可后退了一步,不可置信地摇着头喃喃,“怎么可能……怎么会是这样?”她一直以为,就算现在的家人对她再不好,他们刚开始收养她的初心还是善良的,所以对他们后来的苛责丝毫不抱怨。 却原来,他们收养她也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已。 她以为的因爱心而起的收养原来只是一场笑话。 姚米可的眼神渐渐变得慌乱,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被抛弃的那段日子。 小说《一纸荒年婚书薄》第9章收养的真相试读结束。 展开阅读全文相关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