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诗歌

医妃当道:邪王,请自重(苏若然墨千城)全文完结在线阅读完整版

本站2019-07-13114人围观
简介 精彩章节试读:苏若然声音不大却透出满满的坚定,着实令墨千城吃了一惊。 她竟然敢这么跟他说话?墨千城漆黑的眸子中有兴味溢出来,他伸手勾住她的下巴,语气低沉:“知道么,你是第一个敢同本王这样

医妃当道:邪王,请自重(苏若然墨千城)全文完结在线阅读完整版

精彩章节试读:苏若然声音不大却透出满满的坚定,着实令墨千城吃了一惊。

她竟然敢这么跟他说话?墨千城漆黑的眸子中有兴味溢出来,他伸手勾住她的下巴,语气低沉:“知道么,你是第一个敢同本王这样说话的人。 ”苏若然没忍住翻了个白眼,有些没好气地说:“那殿下如今感觉如何?”“感觉还不错。 ”墨千城勾唇轻笑,眼中光芒流澜,美色无边。 苏若然却没有欣赏的意思,冲着他呵呵一笑就要钻出轿子,不成想她刚动,就被墨千城再次抓住了手。 回头看着面前容颜俊朗的男人,苏若然挑眉:“殿下还有何事?”“你一个女儿家,独自出来这么久,也不怕人多想?”墨千城到底是说出了心中的想法,语气微微带些不解。

苏若然愣了一下,随即开口:“旁人的想法与我何干?”“你倒是个洒脱的人。

”墨千城低低地笑了一声,接着正色道:“那也不能逗留太久,你毕竟是本王未过门的妻子,让别人瞧去太多不好。

你在药铺待了也挺久了,该回去了。

”说完,墨千城又补了一句:“本王亲自送你。

”苏若然有些无语,她不过是出来考察一番,落在墨千城眼中怎么就如同做坏事一样?不过她今天已经看得差不多了,加上确实出来了挺长时间,也应该回去了。 至于这个墨千城......有人送正好,倒省的她走回去。 这样想着,苏若然放松了些。 “殿下,我的婢女小云还在药铺中等着,我不能丢下她一个人。

”“这好说。

”墨千城语气清淡,掀起旁边的帘子对外面的侍卫吩咐:“你进去,把那个叫小云的婢女叫出来,告诉她跟着回府。 ”侍卫应下后朝着药铺走去。 墨千城重新看向苏若然,挑眉:“这下可以了?”“嗯。

”苏若然笑着应声,低头看着抓着自己的骨节分明的手,嗓音清冽地开口:“我都已经答应回去了,那么殿下可以放开我了吧。 ”闻言,墨千城方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抓着她不放,再窥见她眼中疏离,不免有些不悦,道:“你是本王未来的妻子,抓着你又怎么了?”“那也是未来的。 ”苏若然皮笑肉不笑,把手从他的掌心中抽了出来,“总要避嫌才是。

”避嫌?想嫁给他做皇妃的女人,可以从洛阳城一直排队排到邻国去。

这丫头,居然要个他避嫌?墨千城的脸色难看了些,却又不好说什么,只能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 苏若然余光打量着墨千城,这个帅哥确实帅,但做老公,一看就没安全感啊!什么小三,小四,小五,小六的......她虽然沉迷男神,但也不傻,她穿越过来,就想开个医院,带老妈逛逛街,可不想费尽心思玩宅斗!侍卫很快带着小云走了出来,见人齐了,轿夫便重新抬起了轿子,迈着整齐的步伐朝着苏府走去。 药铺离苏府并不算远,没一会儿轿子就停了下来。 “多谢殿下送我回来。

”“慢着。

”墨千城伸手拉住了她的衣袖。

苏若然回头,不解的看着他,“怎么?”“本王允许你做,你想做的事情,但是不许出格,要记得你的身份。 ”墨千城开口提醒着,嗓音低沉透出不容拒绝的意味。 苏若然回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记住了。 那殿下可以放开我了吧,再不进去,我怕是要挨骂了。 ”见状,墨千城才松开手,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苏若然没有半分犹豫,直接掀开轿帘钻了出去,带着小云往府里走,殊不知身后的轿子里,墨千城正透过窗户直直地看着她,漆黑的眸中尽是深沉光芒。 “小姐,殿下今日为什么会叫您过去啊?”小云轻声询问着,脸上带着关切。

苏若然淡淡一笑:“当然是让我给他检查伤口了。 ”“原来如此。

”小云点头,继续和她往内院走。 刚到内院门口,苏若然就听到了来自苏婉儿那娇柔的声音,只是说的并不是什么好话。 “父亲,若然未免也太大胆了些,仗着殿下赐婚竟然直接私下开医馆。 她行医才不过几日,万一失手治死了人,到时候不是给咱们苏家惹麻烦么?”听到这话,苏若然忍不住冷笑,大步走进去,就看到苏婉儿还在喋喋不休地告状,而苏峰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见苏若然走进来,苏峰眼中闪过一丝不满,加之苏婉儿在旁煽风点火,便开口训斥:“若然,你当真是胆子大了!一介女流,连药材尚不能完全识清,竟敢私下开医馆,你怕不是要抹黑我院判的名声!”苏若然淡淡一笑,“父亲大人,此言差矣!”苏峰蹙眉。

“父亲救治墨皇子十几年,一直没有动静。

这院判的名声,还需要女儿抹黑吗?”苏若然并未慌张,抬起头直视着苏峰,“女儿说的对不对?”“你!”苏峰被气的脸上清一片,红一片的。 但苏若然说的确实是实话,若不是她妙手回春,苏家早就被诛九族了!“你一个小小稚女,居然敢......”苏若然淡淡一笑,吐字清晰地开口:“父亲莫要忘了,是我治好了全靖国最难的病,您又怎能说我不懂医术资历尚浅?”一番话掷地有声,说得苏峰脸色骤然缓和,露出恍然大悟之态。

刚刚被苏婉儿一说,他被气糊涂了。 他怎么就忘了,那令无数名医束手无策的恶疾,是他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庶女治好的!或许他当真是低估了她的本事,他一昧地听着苏婉儿的话,责怪苏若然了!这样想着,苏峰立刻换了一副模样,目光和蔼地看着苏若然,道:“你说的是,是为父疏忽了。

”苏婉儿一见父亲态度软和下来,急道:“爹,你......”“好了!”苏峰回头看看旁边的苏婉儿,心中也明白几分,他声音冷淡了些:“婉儿,你先回你的院子去吧。 ”“爹......”苏婉儿有些不甘,但是看着苏峰已经变了脸,也只能不情不愿地行礼离开。

等苏婉儿出去后,苏峰看向一旁安静站着的苏若然,努力堆出一个笑容,说:“若然,为父一直不解,你究竟是怎样治好三皇子的恶疾的,这其中有什么秘诀吗?”看着苏峰骤然转变的态度,苏若然忍不住在心中冷笑,但表面还是做出一副恭顺的模样,回答道:“父亲莫急,医学博大精深,若然日后有什么经验都会与您探讨的。 ”“如此甚好。

”苏峰满意地点点头,他要的就是这样一个结果。 目的达成,看着这个女儿也越发顺眼,想了想,苏峰开口:“也快到晌午了,小云,去把二夫人叫过来用午膳吧。 ”小说《医妃当道:邪王,请自重》第10章恶人先告状试读结束。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