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诗歌

第九章 预料当中的进化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7143人围观
简介 “咕咕咕咕。 ”旁边的树林中传来了阵阵咕咕的叫声,月光澄澈,映照在小溪上,波光粼粼。 忽然,从水面跃出一只红白相间,长着独角的水系神奇宝贝。 “角金鱼。 ”殿走近了些,

第九章 预料当中的进化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咕咕咕咕。 ”旁边的树林中传来了阵阵咕咕的叫声,月光澄澈,映照在小溪上,波光粼粼。 忽然,从水面跃出一只红白相间,长着独角的水系神奇宝贝。 “角金鱼。 ”殿走近了些,看到它伸展着美丽的双鳞矫健的向前游去,姿态优美而独特。

他轻轻在湖边捧了勺水,看着它从指缝间淡淡的流逝下去,最后饮了一口,十分甘甜。

“呼——”殿回到帐篷中,躺进了睡袋中,感受着这片森林当中的律动。 第二天,一大早。 “梦。 ”殿坐起身,把自己头上的梦妖拿了下来,她还是依然乐此不疲的玩着殿的头发。 他看着梦妖红色的眼眸说道:“今天也要好好训练,知道么?”“梦!”梦妖点了点头,便飘了出去。 殿起身,换好了衣服便准备出去做饭,然后继续特训。 他感觉到独角虫似乎已经到极限了,所以这段时间很关键,必须要好好安排。 虫系神奇宝贝的进化十分快速,所以能否充分利用好这种时间,对于训练家而言是最重要的。

比起让独角虫充分的摄取营养,殿选择另外一种方法,让独角虫尽可能的强壮起来,然后能够沉淀起更多的营养,并且要改变其对养分的储存习性,增加其对自己养分的利用,最好是在进化为铁壳昆的时候,快速的完成自身的蜕变,从而完成最终的进化。

半个月后。

“准备好了么?”殿双手都拿着各式各样的小碎石子。

“吡!”独角虫竖起身子,叫了一声,漆黑的小眼睛显得十分犀利。 此刻的它浑身绷直,看起来十分有力量,头上的独角更是锐利非凡,这是殿用能量方块磨成的粉末涂抹的结果。 “梦。

”一旁的梦妖也萌萌的叫了一声,外边看上去人畜无害,但是身下的影子却是张牙舞爪,四处涌动着,似乎随时准备着择人而噬。 但是,仔细看去,似乎其脖颈下的红色圆珠有些暗淡。 “是时候了么。 ”殿看到之后,心里有了思量,恐怕梦妖需要再次摄取恐惧能量了。 当然如果依然继续吃能量方块也没事,但是梦妖的习性恐怕会被改变,这对于其的成长很难说清楚利弊。 殿自然不敢冒这个险,生物自身的进化和选择一般都是最利于其自身的,既然梦妖的习性就是要吸取恐怖能量,那自然是要按照这个来。

他暗自记下,然后极为快速的扔出了手中的石子,并且依次有快有慢,向着四面八方散落而去。

甚至于有的石子还会向着独角虫和梦妖的眼睛部位扔去。 只见独角虫快速的吐出了白丝把石子接住然后甩到旁边的篮子里,并且中间还夹杂着少量的毒针向着梦妖袭去。

梦妖也不甘示弱,身下的影子快而准的把石子打到篮子里并且还向着独角虫攻去,同时挡开了飞刺而来的毒针。 一时间,两只神奇宝贝打的激烈异常,虽然它们都没有使出全力,但是与之前相比可谓是不可同日而语。 殿不知不觉的停止扔石子,仔细看着两只神奇宝贝的对练,心里快速的代替着其中的一只,思考着如何去破局,然后分析出其中的不足,并且想出训练的方法。 小溪边,清澈的流水哗啦啦作响,天边的红日也慢慢向着正空中移去。 但是两只神奇宝贝和殿都异常的投入,没有在意时间的飞速流逝。 忽然,独角虫停顿了一下,紧接着浑身放射出白光,柔和而温暖。 “梦!”梦妖虽然没有见过这种场面,但是本能的告诉她这是极为重要的时刻,她立刻控制住身下的影子从四周护着独角虫,同时谨慎的看着周围。 “进化了。

”殿心里有些激动,却又感觉到是一种理所当然。 白光很快便散去,原地出现了一只迥然不同的神奇宝贝。 淡黄色的虫蛹外壳,圆形的头顶和三角形的锐利眼睛,以及一双交叉在胸口的镰刀状手臂。

“铁壳昆。 ”殿走过去抱住它,发现竟然超乎想象的重。

他加了把力,把铁壳昆抱在怀里,非常的温暖。

铁壳昆无声的看着他,眼神中透露出的是坚定和信赖。 “梦?”梦妖眼睛放光,围绕着殿绕着圈圈,一脸好奇的打量着自己这个同伴的新样子。

‘铁壳昆——虫,毒,蛹神奇宝贝。

特性:蜕皮。

技能:毒刺,硬邦邦。 ’吐丝消失了,果然。 这个结果殿一点都不诧异,因为毕竟这是真实的世界,而不是游戏。

虽然技能会消失,但是经验却不会,每一分的努力都是在为之后的蜕变做着积蓄。 殿他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能量方块粉末混着树汁开始在铁壳昆的身上涂抹着。

直到铁壳昆全身上下都来来回回抹了好几遍之后,他才擦了擦头上的汗,把铁壳昆收回到了精灵球中。

虽然说铁壳昆时期其无法进食,但是像这样涂抹,通过扩散现象,铁壳昆应该还是能吸收一部分的才对。 “虽然无法主动进食,但是被动进食也是好的。 ”殿笑了笑,也收回了梦妖,开始收拾起行李准备继续自己的旅程。

………………“伊布,伊布!”一只毛色极为鲜亮的伊布拽着一名戴着洋帽的秀丽少女向前走着,旁边则是一个有些懒散的黄发青年,嘴里叼着一根草。

“阿丽纳,我们还是回去租一只咕咕吧,这里貌似真的挺危险的。

”黄发青年抱怨的说道:“咱们还缺那儿点钱么!”“哼!钱不是赚出来的,而是省出来的,这可是我们玛苏家的家训!”阿丽纳一脸高傲,“再说了,有我的伊布在,怎么会迷路。 ”“话是这么说……”黄发青年挠了挠头,看着四周的迷雾,以及在雾中若隐若现的怪异的树木,心里还是有些发怵。 “跟着本小姐走就对了!”阿丽纳快步向前走去。 忽然,四周传来了阵阵婴儿的哭声。 “阿丽纳!”黄发青年的声调都变了。

“没事。 ”阿丽纳一脸镇定,“估计是错觉或者是树叶被风吹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