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诗歌

第四百二十七回 腹语秘术沧狼行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216人围观
简介 而屈彩凤体内正在乱蹿的那些真气,被这道暖流冲过,变得平静下来,渐渐地,她感觉自己的四肢又开始有力气,而自己的真气又在丹田中渐渐地生出,四肢的那种冰冷僵硬的感觉,慢慢地消失不见。 屈彩凤的

第四百二十七回 腹语秘术沧狼行最新章节

而屈彩凤体内正在乱蹿的那些真气,被这道暖流冲过,变得平静下来,渐渐地,她感觉自己的四肢又开始有力气,而自己的真气又在丹田中渐渐地生出,四肢的那种冰冷僵硬的感觉,慢慢地消失不见。 屈彩凤的视线之中,只见天狼紧紧地闭着双眼,表情没有一丝淫邪,他的身子虽然紧紧地和自己贴在一起,但根本没有徐林宗抱着自己时的那种火热而难以自控的冲动,显然,他现在没有半分男女之间的想法,纯粹只是为了救自己。 坑外的风沙满天,沙暴已经掠过了自己所在的这个坑,屈彩凤甚至远远地看到刚才的那匹马被飓风卷起,飞到半空中,四蹄无力地翻飞着,然后被重重地砸在地上,紧接着再次卷起,继续向前飞,转眼间就无影无踪。

屈彩凤忽然意识到天狼的右手紧紧地搂着自己,而左手则插到了沙子中,运起十足的内力,牢牢地扒着地底,靠着这个办法,自己二人才没有给风沙吹起,象那匹可怜的枣红马一样,变成这风暴中一粒可怜的尘埃。 天狼的声音突然在屈彩凤的体内响起:“屈姑娘,抱元守一,稳定心神,气运全身。 ”屈彩凤心中一下子大惊起来,刚才她就吓得差点没有运岔气,这李沧行怎么能跑到他体内说话了?难不成他就是那个传说中可以钻进人肚子里的孙猴子?屈彩凤越想越怕,甚至回想起那次在渝州城外的树林里被李沧行讯问的时候,他该不会也是趁机钻进自己的体内了吧,那自己的周身内脏都给他看了个通透,这以后还怎么有脸见人?屈彩凤羞不可抑,“嘤咛”一声,想要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李沧行,而她本来已经平稳的体内真气,也因为心里起了涟漪而有些紊乱。

又开始不受控制地乱窜了,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天狼心中一惊,他突然意识到可能是屈彩凤不明白自己的声音为何会在她体内响起,开始胡思乱想了。 才会控制不住刚才已经能压制住的真气。

于是天狼沉声道:“屈姑娘,你请别误会,我是靠了胸膜的震荡,加上真气入你体内,这才能让你直接听到我的声音,并非别的什么,请不要惊慌,如果你不信的话,请照我的口诀,一试便知。 ”说着。 天狼开始把这种胸膜震荡的办法告诉屈彩凤。 屈彩凤天赋极高,人又冰雪聪明,天狼几句口诀和运气法门一说,马上就掌握了这个办法,试着一震自己的胸膜。

果然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对方的体内响起,心下惊喜不已,连忙问道:“你这功夫是哪里学来的怎么以前林宗也不会?”天狼说道:“这还是我以前在峨眉时,瑶,林掌门与我练功时教给我的。

并不是武当的功夫,所以徐师弟也并不知道。 ”屈彩凤有些不高兴了:“林瑶仙?你跟她又是什么关系?也是象现在这样吗?哼,李沧行。 你还真是出入花丛,猎艳峨眉啊。

”天狼正色道:“屈姑娘,你觉得在下是个轻薄之徒吗?实话告诉你,当时我为了练幻影无形剑,必须要学冰心诀,时间仓促。 为了速成此内功,只能在极寒冰潭下四掌相对,互相功行全身,那时候我冰心诀未成,性子静不下来。

林掌门这才教了我这个法子,练功之余还可以说话,这样也不至于沉闷乏味。 ”屈彩凤半晌没有说话,这会儿风沙越来越大,两人的身体已经被沙子埋了起来,屈彩凤突然一震胸膜,说道:“李沧行,我已经可以自己控制内息了,谢谢你救了我,可是毕竟男女授受不亲,现在可以从我身上移开了吗?”天狼一收功力,身子一个侧滚,移到了屈彩凤的身边,右手离开了屈彩凤的背后命门穴,而是改握住她的左手,密语道:“屈姑娘,刚才实在是得罪了,出去之后,你想如何处罚我都可以,只是现在你的内息还没有完全恢复,我还不能完全松开你,现在我们都已经置身沙堆里,流沙滚滚,万一你被流沙卷走,我可就找不到你了,还请见谅。

”屈彩凤的那只柔荑没有一点抽回的意思,温暖的手心中尽是汗水,她的内心深处很受用这种被人保护,被人呵护的感觉,一种异样的心情渐渐地浮上了心头,说道:“李沧行,你我都是江湖儿女,不必拘这种小节,你刚才是为了救我,我只会感激,而且你确实是正人君子,我又怎么可能责怪你呢?只是我想问问,你在峨眉既然和林瑶仙有如此亲密的关系,又为何会离开峨眉?”天狼叹了口气,往事一幕幕地在眼前浮现,他缓缓地说道:“我加入峨眉是为了查探锦衣卫在峨眉的内鬼,得蒙了因师太和林掌门不弃,授我冰心诀和紫青剑法,但我毕竟是武当弟子,而且当时我心中只有我的小师妹,所以在查出了内鬼画眉,也就是前峨眉大师姐许冰舒之后,我就离开了峨眉,前往下一站。

”屈彩凤讶道:“许冰舒居然是锦衣卫的内鬼?这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我还奇怪当年为什么在小树林时她还是好好的,两天后却传出了死讯呢,想不到是因为这原因,也难怪这些年峨眉对此事一直隐而不提。

”天狼说道:“是的,陆炳的那个打入各派的计划,名叫青山绿水,二十年前就已经发动了,当年他挑选了许多小孩子,送入正邪各派学艺,却成为他的监控各派的卧底,直到正邪大战后,他才开始激活这些棋子,让其在各派内兴风作浪,挑动正邪仇杀,维持江湖力量的平衡,这点你应该是知道的。 ”屈彩凤叹了口气:“知道了又能如何?事已至此,已经不可能回头了,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还得回去好好查查内部。 对了,李沧行,你为何要回来?你有更重要的事要办,若是陪我死在这里,岂不是前功尽弃?这也与你一向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理想不一样吧。 你当年连沐兰湘都能扔下,今天却为何要回头?”天狼沉声道:“屈姑娘,不一样,你一个人的命是命,天下苍生的命也是命,本质上并没有区别,而且你是我昨天接到这里的,让你陷在沙尘暴里,完全是我的责任,无论如何,我都不能眼睁睁地丢下你,万一你有个闪失,我即使活着,也会良心不安的。

”屈彩凤的内心中闪过一丝失望,幽幽地说道:“李沧行,你真的很傻,其实你回来了,也未必能救得了我,两个人一起死在这里,还不如你一个人跑掉,更何况你身上还有重要的使命,为了我一个女人,弃万千百姓于不顾,你实在是分不清楚轻重缓急。

”天狼慨然道:“不一样的,即使我不回去,陆炳也会逼着仇鸾去追击蒙古大军,多我一个少我一个关系不大,但你的命如果因为我而失去,那我这辈子都不得心安,屈姑娘,即使和你真的埋骨黄沙,我也没有遗憾,更不会后悔。

”屈彩凤叹道:“李沧行,到今天我才算真正地认识了你,你是真正的大侠,英雄,只可惜我以前一直都误解了你,现在我内力不济,就算风沙停下,只怕也无法走出这大漠了,而你的内力精纯,一定可以走出去的,现在我要告诉你太祖锦囊的事,你一定要记牢了,万万不可告诉别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