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诗歌

第3339章 提议阴阳同修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921人围观
简介 对于海蛇族,鲸皇并非一无所知,但是所知晓的,也都是海蛇族在没有封闭的事情,身为海洋世界的三大强族之一,这可是非常久远的事情,而关于海蛇族的相关记载,如今已经非常不适用,当初对方可没有吵过海鲸族

第3339章 提议阴阳同修最新章节

对于海蛇族,鲸皇并非一无所知,但是所知晓的,也都是海蛇族在没有封闭的事情,身为海洋世界的三大强族之一,这可是非常久远的事情,而关于海蛇族的相关记载,如今已经非常不适用,当初对方可没有吵过海鲸族,但是如今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却已经超过了海鲸族,而且这还是如今他仅仅看到的。

海蛇族,据说乃是自身乃是龙族的后裔,与龙族有着极深的关联,不过他们行事极为低调,与那天生神秘的海藤族相比,他们其实没有因为海藤族那种因为植物的特性,而喜欢偏安一隅的,他们其实没有这种制约,可是当初他们却自己选择留在了北海域,而关闭北海域,禁止他人进入,而他们自己也不会出来,只不过想要进入北海域,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有点像是自我归隐,但是你一旦来到我所在的范围,你就不准进入我的地盘,若是擅入,死!这也是在这个海洋世界流传许久的事情,不过对方有着实力却如此低调,实在是让人不好把握,对方究竟是在想什么。

这一点也一直在海洋世界各个种族中流传,大家都认为海蛇族必然有着天大的秘密,一直掩盖着,他们一定有着什么巨大的图谋!这一点,大家都坚信的,只是一直以来海蛇族都不出世,只是在北海域中,只要不去打扰他们,就没有海蛇族出现,这也逐渐的让人淡然。 可是身为鲸皇的鲸破天并没有如此。 身负雄才大略的他,也是着手去探索关于海蛇族的奥秘,但是这些年下来,海蛇族经营着北海域,根本难以有人伸手到他们这个势力。 这也就导致了大家对于海蛇族的观念都停留在了过去,而不知道如今是什么情况,不过大家久而久之,似乎也都习惯了这种模式。 海蛇族很有可能与龙族有关系,当初鲸之一族的前人,一直都认为如果这个海洋世界中真的存在龙族宝藏的话,那么就一定是藏在海蛇族的北海域里面。

可是如今龙族宝藏现世,似乎这个结论又被推翻了。

鲸皇的脑海之中,一一浮现,族内的一些关于海蛇族的记载,但是他却愕然发现,除了那句成为族长之后,每任族长都能够看到的不要招惹海蛇族和海藤族的记录,却也根本没有任何原因。 “不知道海鲸族族长前来我北海域究竟所为何事?”蛇火看到鲸皇的目光闪动,似乎在思虑着什么,不过因为蛇满将先前鲸皇打算攻击他的事情说出来,只不过因为他们及时的出现,他才住手,但是无疑这表明,鲸皇来到这里,一定是为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否则的话,他也不会有如此动作,甚至想要对付一个顶尖强者!这绝对是因为他必须要保守这件事情的隐秘,不想让海蛇族知道他来到了这里。 鲸皇被蛇火的问话,打断了思绪,心中不由暗自不满,如果换做是往日的话,谁敢如此对自己,可是如今却是形势比人强。 堂堂第一大族的鲸之一族的皇,如今也有这么一天。

绝对不能够让海蛇族也加入到整个海洋世界的争夺,那么鲸之一族太被动了。

“在下在追击一个人,说来惭愧,那人与我鲸之一族有矛盾,趁着我不在族内的时候,潜入我鲸之一族,杀我族人,我盛怒之下前来追击,没想到他进入迷雾海,没想到迷雾海已经今非昔比,因为我原本让族人在中海御和东海域驻守,没想到此人就逃亡了北海域来,我就一路追击至此!”鲸皇想了想,还是半真半假的将此事说出,他自然不敢将关于龙族宝藏的事情说出来,他可不想再多一个竞争者,对于海洋世界的种族而言,这个龙族宝藏可是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哦?竟有此事?”蛇火脸上浮现出几分惊讶,不过这其中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就不得而知了。

毕竟海鲸族的身份,就算是他们隐居已久,但是也依然可以从过往的海族之中,得到一些信息,这海鲸族如今成立的鲸之一族,可是和守护者联盟打得热火朝天,他们如此实力,居然还有人敢潜入到他们族内,杀人之后,还扬长而去,这可能吗?“实在是羞愧。

”鲸皇也是做足了戏,“所以还请蛇火族长通融一二,我将此人擒下,以儆效尤,否则我鲸之一族上下百万之众,可是难以忍受如此羞辱!”鲸皇这么一说,倒是颇有点先礼后兵,先是说出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再点出自己鲸之一族的实力,他也不希望与海蛇族多出什么矛盾,其潜台词自然是,我海鲸族如此声势浩大,如果你不愿意通融,我不好跟我手下这百万之众的人解释,带着几分威胁,却又似乎透着一股,身为上位者的无奈。 不是我想来这里追捕那人,主要是我手下不答应,你通融一二,让我抓人,你好我也好,不然的话,天晓得我百万之众的部下,会不会冲进北海域来。 蛇火闻言,不由哈哈一笑,鲸皇的潜台词他是听出来,不仅是他,在场身为顶尖强者的海蛇族之人,又怎么不明白,不过鲸皇身为一族之长,以如此语气来说这话,也算是颇为礼让了。

“鲸皇所言,我自然是明白,只是碍于先辈所定下的规矩,我们这些后辈实在不好违背。 ”蛇火缓缓说道,看到鲸皇的神情逐渐沉了下来,他不由道,“我海蛇一族历来偏安一隅惯了,但是也有规矩,擅入者死,鲸皇为了追捕敌人,进入自然无可厚非,但是如果再让鲸皇继续进入,我们这些身为后人的,可就大逆不道了。 ”“不过,鲸皇不用着急,此人既然有胆子进入我北海域,那么我们海蛇一族一定会给予鲸皇一个交代,不如鲸皇以神念将此人形象拓印出来,我们海蛇一族全族上下,搜索北海域,必然将凶手交给鲸皇,不知鲸皇觉得如何!”蛇火不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