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诗歌

第962章 我们是纯洁的都市最强特种兵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2123人围观
简介 看见林昊天又拿了一个食盒装吃的东西走,这顿时就让钱澧等人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了起来。 “咦,昊天兄怎么又拿了一个食盒走呢?他这是给谁带的吃的啊?”钱澧笑眯眯的看着林昊天,眼里八卦之火早已经

第962章 我们是纯洁的都市最强特种兵最新章节

看见林昊天又拿了一个食盒装吃的东西走,这顿时就让钱澧等人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了起来。 “咦,昊天兄怎么又拿了一个食盒走呢?他这是给谁带的吃的啊?”钱澧笑眯眯的看着林昊天,眼里八卦之火早已经熊熊燃烧起来了。 “不管是谁,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肯定不是男人。

”余子博嘿嘿笑着道。

“难道林兄昨晚在醉酒的情况下把照顾他的丫鬟给啪啪了?”黄忠更加yin荡的笑了起来。 “我觉得很有可能。 ”钱澧用力地点了点头。 “我们跟着去看看就知道了嘛。 ”郑昌华也是一脸的好奇。

“那还不快走。 ”钱澧第一个站了起来,很明显,他是最感兴趣的。

几个男人都站了起来,轻声轻脚的跟着林昊天去了,萧蔷则轻啐了一口:“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萧蔷,你不好奇?”梅樱似乎也想去看个究竟。

“还真有些好奇。

”萧蔷嘿嘿笑了起来。 “那就走,一起去看看。 ”梅樱拉起萧蔷就走。 一行人轻手轻脚的跟着林昊天来到了林昊天的营帐,只不过林昊天已经进入营帐了,钱澧本来想直接闯进去了,不过却被蝎无拦了下来:“钱兄,你要是直接冲进去,恐怕会被昊天给打出来。

”“哎呀,对啊,我可不是他的对手。 ”钱澧连忙停下了脚步。 “那怎么办啊?”黄忠好奇的问道。 “等啊,咱们聚就在这边等着,应该一会就有消息了。 ”蝎无微微笑着道。 梅樱和萧蔷晚了一步,过来看见蝎无等人没有直接去林昊天的营帐,梅樱便过来问道:“你们都站在这里干什么啊?想要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直接进去看就行了嘛。 ”钱澧嘿嘿笑道:“梅樱,这个任务不妨就交给你了,你去看吧,不过要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你可不要怪我们没有提醒你啊。 ”“你就是一个流氓。 ”梅樱白了钱澧一眼。 营帐里,林昊天并不知道自己一个不经意的举动引起了钱澧等人的八卦之心,他带的吃的当然是带给蝎纯的,人家照顾了他一个晚上,肯定也是累了,他给弄点吃的东西过来,也算是合情合理嘛。 提着东西回到营帐,正好就看见蝎纯从床上坐起身来,林昊天便笑着道:“蝎纯,我给你弄点早餐回来,你先吃点吧。

”“昊天,谢谢你。

”蝎纯展颜朝林昊天一笑。 林昊天道:“其实应该我说谢谢才对,你照顾了我一个晚上,真是辛苦你了。

”“我愿意。 ”蝎纯一脸深情的看着林昊天。 林昊天微微一笑,他没有答话,最难消受女人恩啊。 蝎纯则是嘟起了嘴,她都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了,林昊天竟然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她心里当然不舒服了,不过她也知道这种事急不得,便走过来开始吃起了早餐。 等到蝎纯吃完,林昊天又道:“蝎纯,等一会我们还要继续练习阵法,我就不陪你了。

”蝎纯起身道:“我也应该回去了。

”“那也行吧,我们一起出去。

”林昊天点点头,朝蝎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与此同时,林昊天的营帐外。 “出来了,出来了。

”钱澧一脸的激动。 蝎无等人也朝林昊天的营帐看了过来,当看到是蝎纯从林昊天的营帐里出来,明显还是一副慵懒的模样,钱澧等人顿时石化了,好一会后,钱澧喃喃道:“既然是蝎纯公主,难道这就是区别吗?”“竟然是蝎纯公主殿下,这林昊天真是走了****运了。 ”徐破天在心里暗骂,不过他随即就释然了,在心里冷笑着:“你现在就嚣张吧,不过你也嚣张不了多久了,很快,你就要去跟阎罗王见面了。

”“林昊天。

”蝎无快步走了出去。 “哇,有好戏看了。

”余子博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表情。 “被大舅哥亲自抓住,昊天兄这次是没有办法不认账了。 ”钱澧嘿嘿笑着道“姓钱的,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不认账啊?”梅樱盯着钱澧问道。 钱澧道:“能够不认账当然最好了,男人嘛,越自由越好。 ”“流氓!”梅樱狠狠白了钱澧一眼。 钱澧有些不爽的道:“梅樱,我们现在可是讨论昊天兄,我跟他不一样的,你别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

”梅樱没有搭理钱澧,全都好奇的看着林昊天那边。 看见蝎无出现,再看看钱澧等人都在不远处,一个个都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林昊天顿时明白了,他连忙道:“蝎无,你可别误会,我跟蝎纯之间很纯洁的。

”“纯洁?”蝎无冷哼一声,接着道:“林昊天,我妹妹一大早从你的营帐里出来,你跟我说你们之间很纯洁,你觉得我会相信吗?”“这个我昨晚不是喝醉了吗?”林昊天想要解释,可是这话一出口,似乎有点说不清楚的意思了,正想重新准备一下措辞,蝎无却接着他的话往下说了:“没错,你的确是喝醉了,但是作为一个男人,就算是喝醉了,对于自己做过的事情也要负责。

”“负责,我当然负责了。

”林昊天点了点头,随即就发现自己这么说好像有些不对劲,又连忙道:“蝎无,你听我说啊,该我负责的,我肯定会负责的,但是不该我负责的,我可不能负责,我昨晚喝得烂醉如泥,可是什么都做不了啊。 ”听见林昊天这个解释,蝎纯的一张俏脸早就红的如同一张红布一般了,她用力地跺了跺脚,娇嗔道:“大哥,你干什么啊,我跟昊天之间真的没有什么。 ”“哎,女生外向啊,我这可是在帮你啊。 ”蝎无一脸无奈的摇着头道。

“哎呀,我懒得跟你说了。 ”蝎纯又跺跺脚,转身飞奔而去。

“昊天,你可要对我这个妹妹负责啊,她可是很受我太爷爷喜欢的。 ”蝎无伸出手在林昊天的肩膀上拍了拍,一副你好自为之的表情。 “蝎无,我跟蝎纯之间真的是很纯洁的。 ”林昊天一脸无奈的解释道。 “对,你们之间是很纯洁的,不过你觉得这种话会有人相信吗?”钱澧笑眯眯的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