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诗歌

第一百六十一章 入学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998人围观
简介 林高着盛情之下。 马老板当下也是笑着道:“多蒙官人看得起啊,是,我们高攀了。 ”之前林家一直向马老板提亲,但马老板却始终没松口,今天总算答允了。 林高着连忙道:“哪里,哪里,

第一百六十一章 入学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林高着盛情之下。

马老板当下也是笑着道:“多蒙官人看得起啊,是,我们高攀了。

”之前林家一直向马老板提亲,但马老板却始终没松口,今天总算答允了。

林高着连忙道:“哪里,哪里,能结下马老板这亲家,我们林家才是三生有幸啊!”林延潮这一刻才知爷爷大摆酒席的用意,原来是为了自己三叔啊,还真是老奸巨猾啊。

虽说用这个词来形容爷爷不太好,但林延潮心想这样一出酒席摆下来,比什么大媒说亲都有用啊。 林延潮偷眼看去,但见三叔在一旁听得反而没有林延潮意想的那么激动,只是看出眼眶里隐隐有泪花闪动。

坊甲笑着道:“此事就这么说定了,我们这一桌都是见证啊,你们两家可不能反悔啊!”林高着正是托坊甲向马老板说媒。

坊甲也是热情一力促成此事,当下见两边答允,就趁热打铁,免得有人反悔。

马老板笑着道:“就这样,不反悔了,要不要当堂立个字据啊?”坊甲笑着道:“不敢,不敢。 ”林高着笑呵呵地道:“好好,总甲多亏你帮忙,今日咱们喝个痛快,不可比我先醉。 ”坊甲笑着道:“你们林家酒这么好,就算你林大官人不请我,我也是要来讨几杯喝啊!”说着二人大笑。

林高着笑着道:“你放心,到时候那杯媒人酒,你是逃不掉了。 ”坊甲乐呵呵地道:“那敢情好啊。

”一桌的人本来不知,但听了坊甲这么讲,一桌人都是明白了,都是站起身来敬酒笑着道:“今日林家可是双喜临门啊!”“马老板。

也是要恭贺你了。 不说林家出了个秀才,就是林官人一家,为人也是没得说,咱们街坊平日里,也没少受他恩惠啊。

”“是啊,你女儿嫁到他家算是一辈子享福了。 ”众人围着马老板。

老板娘二人敬酒,而他们听了这一番奉承,脸上都是笑得十分灿烂。

马老板也不忘了给林延潮敬酒道:“林相公,年纪轻轻,真是前途无量啊!”林延潮笑了笑,他不由心想,今日这一幕若是浅浅的老爹,程员外见了会有何感想。 下面林延潮一桌一桌的敬酒,他没有满饮。 但也没人挑剔什么不是。 次日。 林延潮一大早即去提学道衙门,院试录取了五十五名生员也是一并到来。

新进生员先向陶提学行了拜师之礼。 陶提学少不了对众人训话,劝诫一番。 然后陶提学在府学,县学教谕面前,按籍贯分配弟子进学。

院试规矩是,由五名弟子入府学,另外入府学县学的第一,可以直接保送为廪生。

其余都充作增生。 然后院试成绩在前的弟子,可以优先挑选自己去府学还是县学。 翁正春当然简单。 他是院试案首,是肯定去府学作廪生想也不用想了。 但是排在第二的林延潮就有些犯了难,在众弟子看来,府学和廪生他只能选一个啊,这是一个选择题啊。 去了府学,翁正春占了一个廪生。 林延潮就只能递补为增生了。 那去县学,林延潮是成为廪生,但又有点不甘心。

府学与县学比较有什么不同呢?廪生与附生,增生又有什么不同呢?首先廪生好处很多,生员拥有免役免粮。 见官不拜,不受刑名等等特权都有,此外还有很多福利。 第一个福利官府月给廪米六斗。

第二个可以在童子试时,给考生作保,赚外快。

第三就是廪生可以选贡入监,但附生,增生不行。 乍听起来好像廪生比较划算,但想想看府学也不错。 首先是廪生人数多,朝廷规定,府学廪生四十人,县学廪生二十人。

其次府学比县学入贡机会大。 廪生有章程的,新入廪生必须等前面的廪生,要么乡试中举人了,要么入贡,朝廷开恩贡了,要么等不到挂了,用这样论资排辈的方式等着,生员将此称为挨贡。

从廪生熬成监生,机会有多大?若是林延潮入府学,还不是廪生,待在岁试中考上了廪生后,排在四十个廪生里最末开始轮。 大明的体制,府学是一年贡两人,多久能轮得上看天意。

若是入县学,马上就是廪生,在二十个廪生里轮,按照规矩,县学则是三年贡一人,看似速度慢了一点。 众弟子看来这是一个令林延潮左右为难的选择,不知他是如何决定的。

下面马上就有书吏给新进生员提具笔墨,让生员填写亲供,这也就是相当于报志愿了。 翁正春毫不犹豫地就填了府学交了上去,然后府学的卢教谕很满意地在亲供上出具印结,算是认可翁正春入学了。

下面轮到林延潮了,卢教谕和侯官县学的江教谕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林延潮会选择府学,还是县学?要知道卢教谕当日看了林延潮的文章后,赞赏不已,认为不出数年,必成文章宗匠的,这样的弟子,若是能归入他的门下,得之栽培,当然是很好的。 在他看来林延潮选择府学是理所当然的,不过原因不是林延潮想的那些,而是他卢教谕是堂堂的两榜进士啊,而县学的江教谕只是举人,选择谁当老师,不是不言而喻的事吗?可是事情就是这么令人难以理解,林延潮在亲供上挥笔写下的,却是侯官县学。

卢教谕顿时抓狂了,用指头叩着几案板着脸道:“林延潮,你可要想清楚了,院试第二,是可以入府学来读书的。 ”林延潮见是卢教谕毕恭毕敬地道:“是,晚生早想清楚了。 ”一旁江教谕忍不住了道:“卢教谕你这么是犯了规矩的。

”卢教谕冷笑道:“我不过是让他考虑清楚一点,何来犯了规矩。

”“你。

”江教谕敢怒不敢言,毕竟对方官位高于自己,又是进士出身。 一旁书吏问林延潮道:“那你如何决定?”“还是侯官县学吧!”林延潮想了会道。 “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是选侯官县学?”卢教谕忍不住了。

林延潮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憨笑道:“因为……因为离家近啊!”卢教谕顿时一口老血差一点喷出来,你娘的,侯官县学和府学都在省城内,你居然和我说离家近。

“孺子不可教也!”卢教谕仰天长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