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诗歌

时常想起欧阳修,丹水情韵著,公园,心情日记,心情随笔,想起,时常,女流文学网

本站2019-07-0973人围观
简介 家里煤气已报警好多天了,如若再不去续费,恐怕又只得回到那个原始的生吃冷饮的地步了。 今天早上简单的煮了点面条,便下楼走出家住小区,搭乘十二路公交在东门下车,折回西行再从献福路口左转,径直

时常想起欧阳修,丹水情韵著,公园,心情日记,心情随笔,想起,时常,女流文学网

家里煤气已报警好多天了,如若再不去续费,恐怕又只得回到那个原始的生吃冷饮的地步了。

今天早上简单的煮了点面条,便下楼走出家住小区,搭乘十二路公交在东门下车,折回西行再从献福路口左转,径直到中燃煤气公司去续交气费,待我交罢煤气费用,一看时间,还早,才上午十点多钟,又凑巧途径“欧阳修公园”,不由自主的踏进了公园,在这里我寻找到了闹市中的幽静。 欧阳修公园地处宜昌市西陵一路与环城东路交汇处,占地总面积11000平方米,其中绿地面积8000余平方米,是为纪念欧阳修而兴建的一个以人文景观为主题的开放性公共绿地。 欧阳修公园的总体设计是以纪念北宋著名文学家欧阳修为主题,按宋代风格造园手法修建的历史文化园,融古城文化于其中。 欧阳修公园以绿化为主,种植植物多为长青树,并以花坛、通道、装饰灯、彩石组合组织景观空间,创造出一种空间开放,色彩丰富的艺术景观。 这是一座街头公园,是市民休憩的好去处。 这又是一处文化氛围浓厚的城市园林。

园内东北临街处,陈列六个石球,分别雕刻了桔、桃、梅、牡丹、笋等花果植物和欧阳修诗句,象征着夷陵物产丰富,自给自足——其意概取自欧阳修曾称赞夷陵“常自足,无所仰于四方”也。

公园中心小广场的诗碑,呈弧形,分两侧对列,镌刻欧阳修遭贬任夷陵县令期间写的一组著名山水诗《夷陵九咏》。

诗中所咏赞的三游洞、下牢溪等现在是宜昌市的重要风景区。

诗碑烘托出了欧阳修公园的主题——这公园曾经也有另一个名称,即九咏公园。 园内依次排列六具石刻,雕刻了欧阳修的生平事迹,分别为母教开蒙、学碑初举、洛阳结友、贬官夷陵、名动天下、为国举贤。

沿着公园内圆弧形的绿化带徜徉,那南天竺经寒风浸染上红艳,绿化道旁,一条灵动的乌龙脊围墙煞是美观,将公园与居住和商业区分隔;那一丛丛修竹给公园平添了一分雅致。

尤其是那青石溜光的三峡石上雕刻的欧阳修各个时期,各个年代的生平事迹,我是轻声慢步一边走,一边细读,一幅幅欧阳修生平事迹的雕刻画,分别以“母教开蒙”、“学碑初举”、“洛阳结友”、“贬官夷陵”、“名动天下”、“为国举贤”文字优美、画面感人,让我记忆犹新,终身难忘,更使我难忘的是欧阳修因范仲淹一事,出头斥责那时的皇上,而受牵连遭贬夷陵当县令。

他到夷陵后发现夷陵这个地方虽然是个小县,但打官司的人很多,主要是由于田契不明,《官书无簿籍,吏曹不识字,凡百制度,非如官府》。 于是,他亲自动手,一一重新整理,从此,大小冤案得于昭雪,县内大小官员‘遇事不敢忽也’。

他勤政为民,经常深入百姓家,调查研究。 他到郊外访察,发现旱情严重,老百姓祈雨心切,过去天旱都到汉景帝庙和张飞庙求雨。 本来他不信鬼神,为了安慰群众,曾两次为民求雨,在我们宜昌到现在仍保留有“求雨台”的遗址。 从欧阳修的生平事迹中,我们不难看出他是北宋著名的政治家、文学家,是“唐宋八大家之一”。

但他仗义执言、刚正不阿的品质令后人们仰慕。 宋仁宗景佑三年(1036年),29岁的他因范仲淹被贬之事仗义执言,才被贬至峡州任夷陵的县令的,当年10月26日来到夷陵,至元宝元年(1038年)3月任乾德(今老河口市)县令,在夷陵生活共有一年半左右。 他在处理完繁忙的政务之余,与友人们出外畅游,被神奇的夷陵山水所吸引,或结伴,或独自前往,游遍了夷陵的山山水水,写景抒情,留下了《夷陵九吟》《夷陵县至喜堂记》等千古佳篇。 在他的《欧阳文忠公全集》766篇诗文,直接涉及夷陵的就达140篇之多。

其中,被贬夷陵时作诗50首,文章30余篇。

看过他的生平事迹,吟诵起他在夷陵留下的诗篇:黄溪夜泊楚人自由登临恨,暂到愁肠已九徊。 万树卷烟三峡路,满川明月一猿哀。

非乡况复惊残岁,慰客偏宜把酒杯。 行见江山且吟咏,不因迁谪岂能来。

劳亭驿孤舟转山曲,豁尔见平川。

树抄帆衫落,峰头月正圆。

荒烟几家聚,瘦野一刀田。 行客然明发,惊滩鸟道前。 戏答元珍春风疑不到天涯,二月山城未见花。

残雪压枝犹有橘,冻雷惊笋欲抽芽。 夜闻归雁生乡思,病入新年感物华。 曾是洛阳花下客,野芳虽晚不须嗟。

松门岛岛屿松门数里长,悬崖对起碧峰双。

可怜胜境当穷塞,翻使流人恋此邦。

乱石惊滩喧醉枕,浅沙明月入船窗。

因游始觉南来远,行到荆江见蜀江。

黄溪夜泊楚人自古登临恨,暂到愁肠已九回。 万树苍烟三峡暗,满川明月一猿哀。

殊乡况复惊残岁,慰客偏宜把酒杯。

行见江山且吟咏,不因迁谪岂能来。 下牢溪隔谷闻溪声,寻溪渡横岭。 清流涵白石,静见千峰影。 岩花无时歇,翠柏郁何整。 安能恋潺湲,俯仰弄云影。

……欧阳公虽然政绩显赫,诗文盖世,后来他在康定元年(1040),被召回京城后,仍然一直念念不忘夷陵,他认为之所以能得锦文华章之美,正是由于在夷陵从逆境中受到了锻炼的缘故,他为夷陵人民办了许多好事,受到了夷陵人民的爱戴。 后人们曾在夷陵城内建有“六一书院”,一怀念这位伟大的“六一公”。

从他最初来夷陵任县令,到现在历史已经翻阅了有近千年了,但至今夷陵人还往往以为美谈,以为自豪。 古往今来,在夷陵做官的不少,唯独欧阳修的事迹流传最多最广,是因为他业绩德惠之深厚,风韵遗脉之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