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诗歌

第四百三十七章 兵,我要自己练司礼监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0183人围观
简介 大海航行靠近舵手,言简意赅。 “出海这么大的事,光凭良臣一人实难办成,故非督公出马不可!…常言道,大海航行靠舵手,今日良臣虽与督公初见,但却知督公于海事之经验断非良臣可比!若督公能够出马

第四百三十七章 兵,我要自己练司礼监最新章节

大海航行靠近舵手,言简意赅。 “出海这么大的事,光凭良臣一人实难办成,故非督公出马不可!…常言道,大海航行靠舵手,今日良臣虽与督公初见,但却知督公于海事之经验断非良臣可比!若督公能够出马,则出海之事必一帆风顺!”良臣斩钉截铁道,王永寿大半夜跑来说要扶持他一把,他索性就投其所好得了。 “小魏果是明白人!”王永寿笑了起来,他说了半天,无非是指出自家督公于你小魏公公出海的重要性。

刘公公这么大一个领导,能无缘无故看中你?人才是难得,可就算你小魏真精通海事,领导也有意扶你一程,送你一程,可总不能让领导白忙活吧?世上,真是不可能凭空掉馅饼的。 想要钱和人,你小魏总得表示点什么吧。

良臣的回应很爽快、很洒脱,直接表明海事领导权,他小魏可以拱手相让老刘。 这让王永寿有些喜出望外,虽然他知道自家督公不可能真的出马的,毕竟,他老人家年纪太大了。 但是小魏这态度还是让人很欣赏的,当然,也许是这小子太年轻,不知这海事巨利。 倘他真的接触了,恐就不会如此想了。

良臣这里,是丝毫不担心刘吉祥客大欺店的,他真不怕刘吉祥厚着脸皮把他小魏的海事太监衔头给抢了。

再说了,刘公公肯,张公公那里也不肯啊。

张诚干嘛对良臣这么热心,事事帮他一把,除了收钱办事的职业精神外,怕也想着从出海这件事中分上一杯羹。

这要换了刘吉祥来主导海事,张诚还能发挥自己的影响力?对魏良臣,张诚可以拿捏十足,对地位并不比自己低多少的刘吉祥,这影响力就有限了。

海事这块真落在御马监手中,怕司礼监其余的秉笔大佬们也不答应。 “既然小魏你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了,咱家也不跟你兜圈子,出海这件事,我家督公帮你一把,不过,这买卖算咱们御马监一份,如何?”王永寿说完,又笑了起来,“当然,小魏你放心,海事太监仍是你做,我家督公只帮你出出主意,具体做事,还是你自己。

”“督公打算如何帮我?”良臣对此最关心。

“出海首先要有人和钱,有了钱你就有了船。

有了人,你就能发财。 ”王永寿嘿嘿一笑,“忙时买卖,闲时劫道,小魏你能说出这八个字,想来也知道出海做买卖不比陆上,有时是生意人,有时亦是强盗。

不过不管是生意人还是做强盗,都得自身硬,要不然,不是去发财,而是去送死了。 ”说完,王永寿又坦言,御马监藏有一批海事图,其中不少还是嘉靖朝从倭寇手中得来的,这批海事图都可以交给良臣。

良臣点了点头,大体海事图他当然知道,可具体到某个港口,吃水深量等专业性的东西,他是不知道的。

细节这个东西,永远不能忽视,就如郑成功打台湾,靠的就是台湾那边逃过来的何斌提供的秘密水道地图才得以成功。 如果没有何斌提供的专业水道图,郑成功或许依旧能拿下台湾,但时间和损失却是无法估计了。 御马监这批海事图既是从倭寇手中取得,那肯定是十分详细专业的。

毕竟,当年的倭寇如果脱了强盗皮,一个个都是海上的行家。

海事和水道关系他们的身家性命,容不得有半点马虎的。 “却不知督公准备出多少钱助我?”良臣要探个底,要是刘吉祥就拿个万儿八千的打发他,他就没必要合作了。 南城兵马司孟副指挥出手都一万五千两呢。 “五万两,足够你把事做起来了。 ”王永寿很平静的报了个数。 良臣没吭声,这数目有点少。

王永寿以为他嫌少,不由笑着说道:“小魏莫要嫌少了,五万两,买个镇守都够了。 那些矿监税使出外,东挪西借有个几千两就可以做事了。 ”良臣知道王永寿说的是实话,五万两买个镇守太监是足够了,但是对于他而言,还是有些少了。 但想与刘吉祥的支持相比,钱毕竟不是主要的因素。 于是摇头道:“王公公误会了,我不是嫌少,我只是在想,督公想用这五万两从我这换什么呢?”王永寿沉声道:“出海所得的五成。 ”良臣微“嗯”一声,果然还是比较黑。 略一思索,却没拒绝,而是问王永寿:“不知督公打算派什么人助我?”“你看咱家武骧右卫的人成么?”王永寿一脸自信,他武骧右卫的人的确是上得了台面的。 良臣想了想,却道:“五成可以,但是我有个条件,只要督公答应此事,这件事我们便可以合作。

”“说。

”王永寿轻叩桌面。 “我要一营兵。

”良臣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王永寿想也没想,就应了下来:“可以,咱家的武骧右卫可以拨你一营。 ”“王公公,我要一营兵,却非你武骧右卫的人,而是我要自己练一营兵,挂在你武骧右卫。

”“何必这么麻烦?”王永寿一愣,“练兵可不是儿戏,你哪里能成。

”“兵,我自己会练。

”良臣语气平静,但态度却很坚决。

王永寿愣了下:“你从哪招人?”“这个是我的事,只要御马监提供我营盘,其余的事我自会解决。

”不管刘吉祥是什么企图,良臣都要坚持自己练兵。

至于从哪招兵,他早已经想好了。 王永寿怔了片刻,道:“这件事咱家做不了主,明日给你答复。

”说完起身,良臣忙也起来送他至门口。

“王公公,不知那老船主是谁?”就在王永寿要走时,良臣突然问了一句。 王永寿转身看了眼良臣:“你真想知道?”良臣轻声一笑:“是。 ”“五峰船主知道么?”王永寿抬眼看向漆黑的夜空,“我家督公便是老船主的义子,他本不姓刘,姓毛。

”噢,原来是汪直。 五峰船主、东亚第一个海霸王的义子,难怪刘吉祥五十年了都对出海之事念念不忘。

本姓毛,断然不是和汪直一起被处死的毛海峰,想来是毛海峰的弟弟。

躲过了杀头,没躲过下面一刀,成了一个宫中大珰。

也是一脉相承,汪直在世时致力于要挟明朝,开放海禁,到他义子刘吉祥这,竟也把此事放在心头几十年,真是难得了。

不过良臣承认,不管是汪直,还是刘吉祥,他们的眼光都是超越时代的。

可惜,他们不是士绅集团的皎皎者。 王永寿再次来到了刘吉祥屋外,将魏良臣的条件说了。 “小小年纪,倒也有些心思。 不甘受制于人,也是好事。 咱家制不住他,张诚就能制住了?”屋内,刘吉祥很累的样子,声音听着都有些倦。 “督公,咱们可以踢开这小子,直接跟皇爷请命出海,何必把钱给他。

”王永寿寻思单干也是条路,怎么说那小子都是张诚的人。 “皇爷的性子,你不知道么?有一就有二,无一就无二。 只要小魏把事情办起来,有了进项,不用谁说,皇爷自己都会操办起来的。

你这会去请命,不是叫咱家和司礼监那帮人掐起来么?…答应他,帮衬他,不要小家子气。 咱家怕也活不久了,但要见着开府通市,圆了老船主之心,死了也瞑目。

”屋内,刘吉祥的声音小了下去,隐约有呼噜声响起来。

王永寿站了一会,默默退下,准备回自己屋时,曹文耀带着两个太监急步而来。

那两个太监是御马监的人,他们带来了一个消息——就在傍晚时,皇爷召见了在京秉笔,定孙暹为司礼监掌印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