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诗歌

襄樊之战到底是孙权背盟,还是关羽作死?

本站2019-06-1089人围观
简介 历数时期几次大的战争,尤其是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战役,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吴国对蜀国,往往取得胜利;蜀国对魏国,往往取得胜利;魏国对吴国,往往取得胜利。 一言以蔽之,魏蜀吴三方在相当长一

襄樊之战到底是孙权背盟,还是关羽作死?

  历数时期几次大的战争,尤其是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战役,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吴国对蜀国,往往取得胜利;蜀国对魏国,往往取得胜利;魏国对吴国,往往取得胜利。

一言以蔽之,魏蜀吴三方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实力相对均衡,谁发动战争谁失败,且往往都是以弱胜强,这可算是一条定律。   从早期发动的官渡之战开始,就以弱胜强,奠定了统一北方的基础;之后曹操发动的赤壁之战,孙刘联军以弱胜强,奠定了三国鼎立的态势;曹操发动的关中之战,虽立足益州未稳,但苦战两年仍然拿下了关中;发动的合肥之战,威震逍遥津,打的领军十万的孙权差点被擒;发动的襄樊之战,虽威震华夏,但是到底兵败身死丢了荆州;刘备发动的夷陵之战,以逸待劳,火烧连营直接导致了蜀汉的元气大伤。   很多时候,我们其实不明白一点,那就是军事只是政治的延续或手段,如果背离了天下大势和政治平衡,单靠军事或某某大将,很显然最终的失败是一定的。   而襄樊之战,恰是最好的范例。 从战术上讲,关羽北袭樊城围攻襄阳,也许是配合了刘备的关中之战,似乎也符合了当年隆中对里定下的待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呼这一战略决策。   但是,前提是,一,待天下有变;二,蜀汉自足自立。 那么我们看看,当时的政治格局和三方势力是怎样的呢赤壁之战后,曹操退回北方,着手内部治理和解决西北问题。 足可见赤壁之败,曹操元气并未大伤,并仍然掌握着政治上的主动。

而刘备自入川到夺取汉中则连年在打仗,并没有得到相对充足的休整。

而关羽在镇守荆州这数年里,几乎没有战争,与各方可以说相安无事。 可以说关羽有点憋得慌,但是除了马良没有几个得力的文臣武将了,自保有余出战则危险。 而孙吴在西击合肥失败后也在养精蓄锐,静待时机,尤其是在接掌帅位之后已是蠢蠢欲动。   最关键的还是刘备,诸葛亮说的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这个将军应该是刘备,出于秦川,应该是指攻向长安还是夺取汉中关羽北攻襄樊,可能以为刘备夺得汉中之后,乘势北进长安,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夺得汉中后刘备没有接着打,而是回成都进位汉中王去了。 这就造成了关羽独当一面的态势,并且一打就不可收拾,在政治和军事上孤立了自己也使荆州成为危城。 但即使如此,刘备那时可以派谨慎持重的,勇猛异常的,亦或是诸葛亮本人去支援荆州,但遗憾的是没有。

当然,可能性有两种,一是刘备深信关羽能胜,因为关羽先期打的确实捷报频传;二是关羽的自傲可能没有料想到吕蒙的偷袭,后期败的也很快,刘备即使想救援也来不及了。 最终关羽兵败被吕蒙偷袭得手后被杀。   当然,在这中间,我们不能否认关羽的狂傲和大意确实也是军事上失利的原因之一,久攻襄阳不下可以撤军啊,但是关羽也同样一意孤行,在荆州后方已然危险的情势下孤注一掷,并且之前还大大的羞辱了孙权一番。

但归根结底,还是刘备权欲日盛,能用诸葛之策,却在执行上大打了折扣,并且未能一直重用赵云为大将,接二连三的政治失策直至刚愎自用到自己发动夷陵之战也战败身死,所以可以这么说,关羽的忠勇成就了刘备人生的巅峰,但也从某种意义上断送了蜀汉的未来。

但是可悲的是,刘备后来也同样藐视陆逊,这与关羽藐视吕蒙何其相像所以,往小了说,轻敌,往大了说,这哥俩都是败在了自己的刚愎自用上了,为何这么自以为是还是缺少对敌方政治实力的了解和对时局敏锐的洞察。

  至于孙吴是否背盟,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自古以来乱世称雄,都是各凭实力,兵者,诡道也,也许在军事上可以靠计策占有一城一地,但是,真正的诡道其实是政治的博弈,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孙权可谓一流的政治家,他在这方面玩的是最溜的,无论对内对外,只要能够保住东吴的利益和自家的权位,拿回本来就属于自己的荆州,也许也不算什么。

杀了关羽,也算报了羞辱之仇。 但是,对于政治态势他还是很清醒的,不仅将关羽的人头送到许昌,且在之后刘备夷陵战败后还将缴获的武器辎重等全部还给了诸葛亮,由此可见,孙权的想法是结盟没问题,但是我也不能让你做大,从这一点而言,识人善任长于权衡时势的孙权在政治气量和谋略上略胜刘备一筹。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