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现代诗歌

前朝曲,王爷独宠倾城妃萧子桓,乌玡 简短情话

本站2019-07-0875人围观
简介 《前朝曲,王爷独宠倾城妃》主角萧子桓,乌玡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言情小说,乌玡,一个普通的名字记录着一个女子不普通的一生。 她由一个后宫丫鬟,渐渐成长为颠覆整个王朝的女将军。 她坚强,

前朝曲,王爷独宠倾城妃萧子桓,乌玡 简短情话

《前朝曲,王爷独宠倾城妃》主角萧子桓,乌玡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言情小说,乌玡,一个普通的名字记录着一个女子不普通的一生。 她由一个后宫丫鬟,渐渐成长为颠覆整个王朝的女将军。

她坚强,却会在深夜里痛哭不止,她软弱,却会素手杀人,战场拼搏。

她以为这一生,她都将活在复仇的阴影中,没想到……在她所不见的地方,还有人为她遮挡了阴翳,余留了一片天空,也余留了一个,那个还无所顾忌的自己。 精彩章节孟婕妤本就是怒火中烧,听了她的话想到昨夜临安王的言语更是火冒三丈,“你算个什么东西!还真当临安王会给你和你家主子撑腰吗!”“只是提醒一下娘娘。 ”乌玡低头恭谨道。 “用不着你这个贱婢在此饶舌!”她尖声道。 乌玡干脆噤了声,毕竟孟婕妤性子跋扈不是一日两日了,从来都是说一不二,哪有人敢当面驳斥她,更遑论是一个小小宫女。 她无奈摇头,只是去扶明婵。

她走过去,一众宫人自动给她让出了一条路,孟婕妤见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谁让你过去的,回来!”她大喊。

乌玡不闻,只是径直扶起明婵,“没事吧?”她问。 “贱人!跟你主子一样的东西!”她几乎疯魔,一把推开试图劝阻的宫女。

凭什么?一直以来独占圣宠的是她,论容貌、家世、歌舞,姜沅哪一样比得上自己?现在连一个小小的宫女都敢在她头上耀武扬威?今日,她非得好好教训下她不可。

怒气最能冲淡一个人的恐惧,孟婕妤冲向乌玡,几乎忘了昨天一大群人都不是这个女子的对手,而乌玡也扶起明婵,缓缓起身。 那一巴掌就快落下时,她突然转身,躲过了这一击。

孟婕妤扑了个空,可却再也收不住势头,她面前是一方鱼塘,前几日刚下了雪,上面还有些薄冰尚未化开。 尖叫为落水声所掩,孟婕妤浮出水面不住扑腾,梳得漂亮的发髻被水泡开,黏在脸上有如一条条漆黑扭曲的蛇。 “救我!救我!”死一般的沉默,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移到乌玡身上,连呼吸的声音都被强行压下。 乌玡站在水塘边,看着孟婕妤那张艳丽的脸上渐渐发白泛青,嘴唇冻得发紫。

她转身,敛下眼中刀锋。

“去救你们婕妤上来吧。

”这件事自然是惊动了宣太后,但也正如乌玡所想,当时确实有梅花卫在场。 即便孟婕妤指着她几乎将所有过错推到了她头上,她依旧没有争辩,只是单纯讲出当时所见。 宣太后也不负所望,找梅花卫确认了她所言属实后,便不再多做表示。 何况她身上还有伤,明眼人自然知道怎么回事。 宣太后不是蠢笨之人,孟婕妤骄纵不是一天两天了,正好借此机会让她学着收敛。

不过临末了时,宣太后还是把目光转向乌玡。 “倒是个忠心护主的人,既然如此,不如替你主上受了罚然后出宫,如何?”姜妃惶恐的睁着眼,孟婕妤却是一愣,随即面露狠色。

毕竟出了宫,她有多个法子让她死在外面。

乌玡只是叩首,“谨遵太后懿旨。 ”等从掖庭领了罚出来,天色早已暗下来,她本来腿还跛着现在又落了满身的伤,明婵扶着她,心里难免悲楚。

她看见乌玡往宫门处走,不由大惊,“你这时就要出去吗?”她问,“还是把伤养好了再走吧,也不急于这一时。 ”“太后懿旨,自然违抗不得。

何况太后娘娘这么做,也是为了给孟婕妤那边一个交代。 ”她微微叹息,“走了也好。

”“好什么好,”明婵微微不平,“走了你能做什么?”乌玡微微一笑,“日后你便知道了。

”等走到宫门口,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冬日里显得异常萧条。

“就送到这儿吧,”乌玡接过竹杖和简陋包袱,“记得好生照顾娘娘,若是有什么变故,记得告知我。 ”明婵苦笑,“你都要走了,以后山高水长,该如何告知?”“会有机会的。 ”她淡淡道。 两人还想细谈,然而不远处一顶轿子悠悠走来,她们不得不止声退至一边,恭敬地行礼。 也不知是哪位皇族贵胄,这个时日进宫想必也是皇上召见,她们更不敢轻易冲撞了对方。 金銮轿经过两人时,明婵带着她跪拜跪,谁知轿子突然停下来,锦帘被一把折扇挑起,轿中人瞳光微转,有如霜凝露重,雾气徐回,来者正是临安王。

“叩见殿下。 ”两人齐声行礼。 “是你啊,”萧子桓一见是乌玡,笑道,“怎么?这是要出宫?”乌玡依旧伏着身子,“回殿下,正是。

”萧子桓也不问缘由,只是哦了一声,语调上扬,显得兴致极好。 “明玉姑娘既然出了宫,何不去我府上?”他问。

乌玡微微一滞,“殿下说笑了,殿下与我别如云泥,我如何敢妄自尊大,高攀殿下王府。 ”她心里生疑,两人不过一面之缘,临安王对她为何如此“关照”?想到这,她左臂微收,右手渐渐屈起,这是她本能的防御姿势。 “你左胳膊受过伤?”萧子桓突然问。

乌玡一惊,蓦地拿开左臂,蜷起的五指不动声色摊开。

“殿下说笑了,不过是几日前的伤尚未痊愈,偶有不适,以致在殿下驾前失仪,还望恕罪。 ”萧子桓又哦了一声,似乎接受了她这个蹩脚理由,然而毫无征兆的,这位年轻皇叔突然笑了起来。

乌玡面露疑色,她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突然招致这位年轻皇叔的笑声。

萧子桓微微抬手,一旁的下人会意,朗声叫道“起轿”。 轿子重新被抬起,再回首间临安王早已放下窗帘,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进了皇宫,只留下她和明婵面面相觑。 “临安王殿下好像认得你?”明婵望着远处一众人问道。

乌鸦摇摇头,说不清是不认得还是不知道。 只是自幼习武的直觉在提醒她规避危险。 但愿这位临安亲王,日后不要与她为敌。

十几日后,安元城闹市口。 乌玡一身粗布衣裳斜靠在墙下,熙熙攘攘的人群从她眼前穿流而过,好不热闹。 天气越来越寒冷,她却仿佛不怕冻似的,单衣外只披了件灰布帛料的简陋披风胡乱搭在上身,虽称不上美观,但好在挡风。

不远处一个大户人家打扮的小女孩被家里仆人抱着,刚从一堆扎好的稻草上抽出一根冰糖葫芦。

清透冰糖裹着酸甜山楂果,像极了女孩嫣红笑脸。

她无声笑着,对着手掌呵了口气,瞬间就凝成了白雾。